服务热线:18942526652
欢迎访问湖南婚姻家事律师网!

女方单独购房现象增多 婚姻是爱情田园还是生产单位?

浏览: 时间:2020-12-03 分类:新闻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婚姻被负载越来越多的物质功能,被迫从“有情饮水饱”向“要爱情,更要面包”转变。夫妻,是“经济伙伴”还是“精神伴侣”?

【侨报网讯】3月的长沙,中午时分,闷热得让人昏昏欲睡。但肖恒全却像只蚂蚁般勤奋地换乘着地铁、公交车,不停地缩放手机上的导航地图,奔走于河西和城南的楼盘。9日,他删除了微信朋友圈里面的鸡汤散文,换上了雨花区树木岭附近两楼盘的户型和外景照片,一句“大房的梦想,too young too simple”,在朋友圈引起少许唏嘘。

(中新社/资料图)

“我有面包,你给我爱情就好了”

北京《中国青年报》报道,28岁的肖恒全毕业于湖南省内一所高校,本科研究生都是读的电气工程专业,现在一家轨道交通科技公司上班。女友小杨在学校里做音乐教师。3年多来,勤奋刻苦的小肖甚得老板信任,从新员工做到项目小组长,“每个月扣除七七八八还有七千大洋!”

自去年7月来,长沙市内5区新开的楼盘,但凡均价在1.1万元/平方米左右的,他和女友基本都看过。当时的梦想就是集两家之力,买一个120平方米左右、三房两厅的房子,以备将来三口之家和父母探访时居住。其中几个相中的楼盘都参加了抽签,可惜好运都擦身而过。

但春节后,往日的努力宣告失效,买房的功课得从头再来。这都因为大年初二那天去益阳拜年时准岳父的一席话——他们老两口在节前已经给女儿买了一套45平方米带精装的公寓小房,位置在长沙市雨花区沙湾公园附近,“房子以后是留给你们的。今后我们来长沙,可能会住在那里。”席间,准岳父表示,自己已经50多岁了,老伴也退休在家,两人收入不高,但会尽力给小肖他们一些支持,比如装修的花销等;并建议他们量力而行,买个80到90平方米的就行。

性格稳健的肖恒全把一肚子的不满压在心里。为了保持首次登门的“欢乐气氛”,他只是表示,会回去和父母商量。但自此心里有了一个结,有些怀疑自己怎么好像碰到了电影里的桥段——结婚应该两个人共同为生活努力,而不是这样算计给自己留后路吧。

饭后散步时,女友小杨看着闷闷不乐的肖恒全连忙解释,这样做并非“未雨绸缪,做好了将来的打算”,而是多一套房子万一今后家里有啥事,有一个可以支配可以增值的财产。而且大学几个同学也都是这样“先面包后婚姻,也其乐融融”。

话题抛到了小肖父母的家里,老两口一脸惊愕,此前到长沙帮两个孩子看房时,都一直按照买大房子准备的,从来没有人讲过这个新思路。肖母和丈夫商量了几天后,作出无奈的选择:从读大学认识到研究生,两人谈了5年也不容易,女孩工作也稳定。如果决定新年把婚结了,就赶紧先买房,二手的房子合适也行。做父母的勉力拿出50万元作首付,其余就看两人自己奋斗了。

“黯然销魂者,人房两空时”

传说七年之痒的婚姻,谭茵只用了5年就画上了句号。原因是丈夫小何酒后的超大嗓门和拳头。30岁的年纪,形单影只,更伤神的是,可以落脚的房子也属于前夫。

2019年春节前,她交完自购房的首付,在厚厚一沓合同上签下名字之后,一想到不必再颠沛流离,很久她都没有离开银行三楼的房贷小屋。

身材娇小的谭茵是安徽人,在长沙读大学时结识了男友:一个陕北小伙在足球场上信心满满地奔跑,壮实的身板和华丽的脚法迷住了低他一年级的学妹。大学几年中,在球场外喝彩助威,一同看英超西甲赛事成了最甜蜜的记忆。

“觉得和他在一起,什么风雨都不怕!”2010年谭茵考了公务员,男友小何则在一家居公司做市场营销,走南闯北地推销公司的整体式家具产品。

3年后的生日那天,小何与谭茵成婚。此前,“爱情小屋”早已购齐——长沙岳麓区梅溪湖附近一个140平方米的三居室,首付40多万元是小何父亲打的款。临走前老人说,“房子定了,你们要把这个小家搞好,不要意气用事;在外不容易,有啥事告诉我们,希望你们生活美满幸福……”谭茵感动得眼泪不住地流。

到了2018年,他们居住的楼屋价格从当年的7000出头已经涨到了1.5万元平方米。对谭茵而言,升值的喜悦只换算成了离婚补偿的数字:住房在丈夫名下,首付是公公支付。虽是两人一起还贷,但分手时她能拿到的少得可怜——4年夫妻还贷的支出20多万元,已经是经法律人士测算过的含有住房增值补偿的最佳答案。

长沙金凯华律师所罗秋林律师告知,婚姻法司法解释3中规定,婚前买房签订合同,支付首付并在银行贷款的一方,离婚时为住房所有者。另一方则依法获得以夫妻共同支付的还贷金额部分及相应的房产增值部分。因而,现在的青年靠父母支持在婚前单独购房的已不鲜见。

“我觉得是一种道德滑坡,婚礼上宣誓的契约责任早已抛之脑后。”他说,虽然婚后夫妻共同还贷,但改变不了房子的所属。有产者只需要按法律规定给与对方一定的经济补偿即可,而这个补偿是远远比不上房子的价值的。这是现在一些家长甚至直接出资帮子女婚前购房的原因。

2017年,由腾讯房产发起的一次婚前购房调查显示,近年来随着女性收入不断提高等原因,越来越多女性选择自己买房,甚至有35.19%的女性会选择在婚前给对方买房。2018年3月《广州日报》的一则报道称,从详细楼市成交数据分析,女性单独出资购房比例逐年上升,甚至有楼盘的小公寓60%以上都是单身女性购买者。

“每个人都应该思考婚姻的基石是什么”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民政与社工学学院罗艳珠教授指出,新时期青年结婚合作购房经历了三个阶段:男方负担房子首付,女方出家电装修其他费用,房贷两人共同偿还;青年意识到责任与风险,开始强调买到的婚房要有男女双方的名字;而现在,女方婚前单独购房者比例不断上升,折射出更为复杂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原因。

“我在教学中也做过调查,发现这一不断增长的现象与青年所处的时代、受教育程度、家庭环境等因素关系密切。”3月18日,罗艳珠教授说,以往看“结婚要有房有车”,其实是女性安全感的一种测度:以此证明一个男人是否有在社会中获取成功的能力。而近年来青年离婚率不断攀高,又给女性另一种不安全的压力。一旦分手,人财两分,孩子的教育、女性自身的保障都会暴露出风险。因此婚前购房能保尽保,不能以自私和“小算计”来衡量。

罗艳珠观察发现,父母在城市居住、受过良好教育的,对孩子提出婚前单独购房的,多能够理解和支持。而另一方面,婚恋的年轻人受过高等教育的这些80后90后更聪明、感性,内心更追求自由和时尚,看重自己的感觉,在对待婚恋、购房方面有着“邻近比较”的趋向,闺蜜、同伴、朋友、网络的影响,强于与父辈的沟通。

同时,社会的发展加快,子女远在异地求学、工作、婚姻,也让一些有条件的父母,会更多考虑孩子将来的幸福与风险,愿意鼎力支持,甚至超负荷地给予帮助。“我有一个好友是大学教授,老公是公务员。为了给在深圳工作的女儿买一个39平方米的公寓,他们卖掉了长沙180平方米的房子。现在每个月还要从工资中拿出5000元,帮女儿负担一半的月供。”罗艳珠说,女性婚前自购住房的现象与前些年青年“闪婚”等有着相同的影响因素。

她表示,热恋中的年轻人往往容易被相貌、谈吐、气质等感性因素而吸引,而除了感觉之外,性格匹配与否,价值观是否相通也是重要因素。如果三者兼备,一生走下去,即便有波澜,也不会成问题。女性婚前购房,为的是脆弱时候有心灵的后盾,或表明她们更加注重情感的质量,而不会过分看重或依赖男人的经济能力。作为另一方,应该理解和尊重,平等的地位能让两人感情一路走远。

夫妻是“经济伙伴”还是“精神伴侣”?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纯净美好的婚姻生活人人梦寐以求。然而,在当下的中国社会,婚姻被负载越来越多的物质功能,被迫从“有情饮水饱”向“要爱情,更要面包”转变,家庭婚姻关系面临新的社会性纠结和群体性挑战。夫妻,是“经济伙伴”还是“精神伴侣”?婚姻,是“爱情田园”还是“生产单位”?

想过过不好,想离离不了

另据《半月谈》杂志报道,“结婚6年,俩娃,双方都有正式工作。他没毛病,没恶习,性生活和谐,彼此家庭关系也算凑合,处于一种你不惹我、我不怼你的状态。但我俩除了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每月合力负担家里和孩子花销外,其他都是各过各的。有时看电视,我伸个腿碰到他,他立刻缩回去,好像我有啥传染病似的。”35岁的江苏国企职员韩某,不知道婚姻出了什么问题。

“想离,觉得不现实,那么重的经济负担和两个孩子咋办?不离,至少可以有个伴儿,一起赚钱养家,家务也能分担,只是这种日子没啥盼头。”韩某感到左右为难,不敢想接下去的日子如何继续。

在周围人眼中,32岁的“静如水”(网名)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女人——长相甜美、工作轻松;结婚5年,丈夫事业有成,家庭富裕安宁。但夜深人静时,她常常黯然神伤——“说是夫妻,更像合伙人。他满足我的经济需求,我为他装点门面。”“静如水”表示,看似幸福之家,实则危机重重。“我就像牢笼中的金丝雀,为了维持物欲,只能对丈夫在外面的拈花惹草的行为视而不见……也想过分开,但失去他的经济支持,生活就会大打折扣,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继续假装幸福……”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内蒙古大学中国时间利用调查与研究中心等机构,通过调查中国 29个省份 12471个家庭的 30591个人后,发布《时间都去哪儿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从夫妻间共处和非共处时间的角度分析认为,中国婚姻关系的现状是经济功能甚于精神伴侣。

“就像电影《一声叹息》台词所说,我拉着你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感觉是没了,但要分开很难。”韩某说。

先失语,再失爱

《报告》认为,当前中国夫妻或家庭更多的是一个生产单位,除自我照料外,经济活动和家庭生产占据大部分时间。中国夫妻共处时间较少,娱乐休闲以看电视和休息为主,夫妻之间互动性较差。

夫妻朝夕相处,为何难以琴瑟和鸣?

“对话一般不超过两句,大多是沉默,吃饭时一句‘吃了’‘好’,睡觉时‘睡了’‘好’。”一位外企白领表示,没完没了地加班和无休无止的社交活动,让他疲惫不堪,也霸占了本应与妻子在一起的时间,久而久之,就越来越懒得讲话,也无话可说。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们之间的交流只剩下:孩子今天作业写完了吗?晚上回来吃饭吗?周末加班吗?”一位42岁的女性媒体从业人员说,生活一成不变,像一潭死水,明明有伴侣,却感觉比一个人还孤独。

在当下物质化、流水化的生活中,社会成员往往感到困顿和迷茫,“婚姻失语症”触目惊心——每日交流仅限于具体事情,很少交流感受和情绪;夫妻之间伴随着不耐烦、敷衍搪塞等,身体接触减少,甚至没有……“夫妻交流才能理解彼此心意,一个人表达的并不仅仅是他(她)想说的内容,还有渴望被理解的心情。”江苏一位情感专家说。

本已“沉默是金”,开口后却又“硝烟弥漫”。一位受访者表示,长期的柴米油盐,必然存在很多碰撞,矛盾得不到及时沟通与修复,就会被积累下来,随时被点燃……时间长了,要么不开口,开口必吵架。

人艰不拆,婚姻需温暖

“在社会转型大背景下,市场经济的变革、性别平等意识的提高等,都对中国婚姻家庭产生巨大影响。”江苏某专家表示,在生活压力挑战下,婚姻关系中的权利、义务、资源配置等均有所重构,婚姻中的关系角色出现变化,使人们的互动过程频发争执。“这种情况需要家庭成员间协商适应、社会政策规范和婚姻道德教育,才能达到平衡。”

与海外夫妻相比,中国人的婚姻普遍缺亲昵、缺情话、缺欣赏、缺沟通、缺童心、缺幽默、缺共同爱好……一段婚姻关系的破裂,往往是从这些小细节开始的,但过去中国民众将这些视为难以启齿的琐事,缺乏正确的认识和引导。

人们对于婚姻生活的厌倦,有时并不是厌恶婚姻本身,而是对自身平庸生活厌倦,又找不到出口,于是怪罪婚姻或者怪罪对方就成了常态。因此,一些觉得生活两点一线特别平庸琐碎、缺乏话题的夫妻,要更多地寻找新的经历,夫妻双方共同探索并体验生命的多样性。

渴望被爱、被尊重、被理解,是人类的天性。“要想对方懂你,首先得认真听对方说话。”专家认为,婚姻中的沟通至关重要,要学会倾听与回应,生气时不迁怒,正视彼此的不完美。

婚姻如同一场修炼,有困苦,亦有温暖。但愿我们皱纹满额、白发苍苍时,身边那个越缩越矮小的人,还是彼此最真的感动。(完)


资讯中心

扫一扫加微信咨询
描述